威尼斯影展的第一位女导演在神太的十部电影中展示了徐安华40年的作品。

日期:2021-03-18 08:03

让我们跟着十件精彩的作品,看看徐安华在路上留下的深刻轨迹。

一九七五年,许安华从英国毕业,返回香港。在担任著名导演胡金泉助理几个月后,他为无线电视、廉政公署及香港电台制作电视电影及纪录片,例如西、廉署、狮子山下等。当时,电视业风起云涌,每家电视台都试图用新的戏剧、主题和风格吸引观众。特别是在一九七六年,无线成立了一个特别的电影集团,推出一大批年轻的电视学徒、返校人士和影评人,以16厘米为单位拍摄剧集。除了许安华、谭嘉明、方玉平、徐克等人,他们后来转到了电影制作部门。

徐安华1979年和1980年的疯狂抢劫和右击是香港新浪潮的代表作品。前者是以香港岛龙虎山凶杀案为基础,以张爱佳为主要视角来侦破这起可疑的谋杀案,后者则以常州岛一名花花公子的故事为中心,制作了一部既滑稽又滑稽的喜剧。这两部电影主要体现在叙事技巧和视听风格的创新上。

他说:八十年代初,香港的左翼电影老手夏蒙被邀请回国,成立一家蓝鸟制作公司,他离开电影界已有多年,到海外去了。1982年发射的叛逃到愤怒之海讲述了日本左派摄影师Akagawa在越战三年后返回越南的故事。夏蒙原本邀请严浩导演,但颜浩担心他不敢在台湾市场拍照,徐安华不但拍照,还用真名。根据夏蒙的关系,这部电影是在海南拍摄的,比李汉祥的青宫歌剧更早成为一个陆港联播。影片大多采用深焦距长镜头,避免多愁善感,在风格上有明显的纪录片追求。

徐安华后来受到台湾新一波导演杨德昌、侯孝贤的影响。他只是想拍下人们的正常生活。因此,他有妇女40(1995年)、天水围昼夜(2008年)和陶姐(2011年)。这些作品平庸,故事往往只讲吃、生、活、病、死,来来回回,完全不包括戏剧,视觉上使用中长期场景的静态姿态,展现了香港电影中罕见的耐心。

女人的人物塑造是最成功的。萧芳芳扮演的是一位中年女性,她挣扎着维持家庭和工作,展现了人性的光辉和生命的意义。天堂也许是徐安华极简诗学的顶峰,情节轻盈如水,但它蕴含着节奏中的诗意,通过大量关于吃的场景,以及买报纸、买纸巾、挂衣服等反复动作,打开了电影的抒情空间。。

把男性作为男人40(2002)的主角,在题材上更多的是奇怪的色彩。

千言万语(1999)使这部电影流传了六年。剧中加入了大量的纪录片技巧。除了实录的舞台戏外,手持镜头、新闻报道等都充满了整部电影。徐安华本人甚至以导演的身份出现,编辑也增加了实验。徐安华记录了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因各种原因进入香港社会运动的一批人物的生活,塑造了中国电影史上两位难忘的平凡英雄

中国是香港人和香港电影的命运,也是徐安华创作中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。在她的自传秋恨(1990)中,我延续了母亲在英国留学、从国外回到香港后童年以来的战争状态,在童年时代,她来自祖父母的爱,展现了古典文化的营养。

徐安华和崔云欣共同制作了纪录片许多艰苦的工作(1997),展示了她与香港大学前同学的对话,以及1997年综合症下的记忆和生活经历。她回忆说,一方面,作为一个殖民者,不了解中国文化使人们为祖国感到难过,另一方面,为了生存竞争,他们不得不接受西方教育,而正是在这种矛盾的经历中,他们才认识到自己独特的身份。